当前位置:   丽江市纪委>> 宣传教育>> 廉政文化>>正文内容

流传在口头的家训

来源:丽江市华坪县纪委    发布日期:2017年03月01日    作者:李升平    点击数:

我曾经在个人的小传中写过:“喜欢写点小文字,全因祖上三代皆不识一字,而我却能大学毕业,所以读了些别人的文章,听了些家传的故事,回报点感恩的思想。”最能让我感恩的,莫过于父母口头的家训。这些只言片语的训诫,除了让我们弟兄姊妹健康成长外,也让我们领悟了“忠、孝、仁、义、礼、智、信”等中华民族传统美德。

关于族谱。吾姓族谱,在我记事之龄起,只在父母的口中记诵,未见书面记载。直到前两年,才在离我本家八十公里外的另一同宗同族的古墓碑上记载,总计20字,与吾父母口头记诵的分毫不差。据此碑记载,为我族第五代祖先从江西南昌府新建县迁居云南省华坪县苦荞地居住,至今已到第十二代。按20字字辈释义,刚好是一首五言古诗,一字代表家族的一代,说明吾族起祖不是开国武将也是辅君文臣,但在辗转迁徙中,早已沦落为寻常百姓,族中之人大多目不识丁。所谓的家训家风,也只是声口相传矣!

关于“忠”“孝”。“忠孝不能两全”的书面语言,在我的父母口中,并非是原文的翻译,而是变成了这样的语句:“你们既然长在这个世上,就要好好的生活,好好劳动,长大了能为社会做多大的事就努力去做吧”,或者说:“你们不苦点,以后我们死了,你们拿什么养活一大家子哦”,“只要你们成器了,我们老的也就放心了。”同时,还伴随一些其他人家某某怎么不得了的励志故事,激励着我们兄弟姊妹五六人都积极向上,健康成长。我没有见过我的爷爷奶奶,但我的父亲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当过兵,缴过匪,后来我的二哥又被送去当兵,打过越战。而我们除大哥未读过书外,其他兄弟姊妹都小学毕了业,我成了周围几百户人家中第一个本科大学生。

像大多数人家一样,我们家真的很穷,但父母再苦再累,都没有把我们留在身边。当兵的为国尽忠,学文的为国做事,都没有落下,却都孝敬父母。这在后来另一远房叔父珍藏的《李氏族谱》(残篇)开篇语中得到印证:“昔时圣贤云:男子之生,志在四方。又曰:四海之内何处不可以成家,其信然耶,其非然耶,信也信吾。”

据父亲说,我的爷爷在他15岁左右就去世了,只有奶奶带着我伯父和父亲两兄弟,而奶奶却把伯父送去读书(小学毕业),把父亲送去当兵。我父亲从部队转业被分配到昆明钢铁公司,但因奶奶病重,父亲即回家照顾,就再也没有去昆明。父亲,堪称“忠孝”两全的楷模。

关于礼仪。在礼节礼仪上,父母的要求很严格。母亲说,见到叔爷老辈必须喊,不准闷起不说话,见到亲戚朋友要抢先打招呼,不准绕开走,或等别人先开口。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去外婆家,和几个表哥表弟玩的欢,没发现外婆来了,也没有向外婆打招呼,结果被外婆狠狠的训了一顿,说我不认她这个外婆了,见面都不喊一声。在兄弟和睦上,母亲常说的一句话至今记忆犹新:“你们都是一个奶头喂大的,必须好好相处,不准乱骂乱喊。”我是吃过苦头的。小时不懂事,一次乱骂我姐一句“杂种”,结果被母亲揍得皮开肉绽;还有一次,我四哥喊我三哥“老三”,没喊哥,也被母亲骂的大气都不敢出。

关于节约。我家一直很穷,常常是吃了上顿没得下顿。为此,父母对粮食的节约是我很深刻的记忆。常常是只要我们不小心撒落几粒包谷或饭粒,父母除了叫我们立马捡起来外,还用“浪费粮食是要遭雷神公公辟的”语言警示我们。至今我还记得母亲口中哼的关于天灾粮贵的曲调:“自从那年米贵来,万家树皮伴糟糠。一根谷草结三籽,三根高上结九颗……”

关于仁义。父母从不会讲大道理,因为他们根本就不识字,没读过书(也许父亲在当兵的几年学过几个字,但从没见他写过一个字)。所以,关于“仁”“义”的道理,他们常教导我们的是:“做人要讲良心”“对待他人要和气”“不要故意欺负别人”“别人有难处一定要想法帮助”。记得有一次,一个很穷的表叔到我家借粮食,我母亲二话没说,借了一升米(约5斤)给他。而事实是,我家米缸里也只有三升米,况且下午饭,我家吃的都是玉米稀饭。同时,母亲还教育我们,即使再困难,都不能去偷去抢。

关于诚信、善举。记忆中,父母做人做事都很诚实,又乐善好施。

父亲当过生产队长,还自学成了队里出名的篾匠和杀猪匠,甚至木匠。他经常到别人家帮忙编背筐、杀猪和做犁铧、耙子,母亲也很支持。我最喜欢的是随父亲到别人家杀猪和编背筐。杀猪时除了能狠狠的吃上一顿肉外,还能提回一两斤的肉,心里是多么的欢喜啊!但母亲说,这些都是要还礼的,不能白拿别人的东西,尤其是借了别人的东西,一定要还,说是“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借了不还,再借很难。”有时,有的邻居没得背筐背了,就到我家借,母亲都很慷慨,即使背烂了,也无怨言,因为父亲会编。由此,我以很小的时候就会编背筐了,在读大学期间,常与父亲合作,编背筐去卖赚学费。

很多时候,我都想把父母的教诲写成一本家风家训,但都没有成型。只因为知道祖上几代都没有显赫的声望和家势;其次父母口中的训诫实在太多太杂,难以归纳叙写;再者,父母口中的朴实话语中所蕴含的道理,也是上一代的上一代,代代相传而来,完全归结于父母,也有不全面之嫌。顾此。

网址导航
中共丽江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 Copyright ? 2016  中共丽江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来信请寄:丽江市古城区昌洛路丽江市纪委监察局信访室  邮编674100  联系电话:0888-5121794
  •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183  滇ICP备12000957号-2   总访问次数:292349  人次
  • 技术支持:丽江市古城区宏达信息科技有限公司